欲深谿壑。

嘉。
文字堆放處。
ASK:http://ask.fm/angel5433
噗浪:http://www.plurk.com/angel5433

[黃喻黃]偵探paro

寫在前面:

→就是個腦洞

→與其說是偵探其實就是SH趴摟

→大概是夏洛克喻跟約翰黃的故事(???


喻文州在窗前看報紙。

黃少天坐在他的對面,正在整理今天的信件,一邊對他的同居人叨叨絮絮。

「這誰寄來的啊字都糊了……啊是張佳樂,他有事想委託你呢文州他說他已經連續三次案子快查完就被其他人破了是不是有人在搞他,唉這連我都知道問什麼呢才沒人搞他他就是運氣太差你說是吧?」

「嗯,應該是他自己運氣太差的問題。」喻文州眼神沒有離開報紙,只是笑著應了聲。

喻文州是個偵探,特別厲害的那種,待人溫和有禮大家都很喜歡他,所以他要找人合租的時候很多人都有幫他,但就是職業的關係遲遲沒找到室友,直到他遇上黃少天。

黃少天是個退休軍人,特別話癆那種,待人……通常他還沒到那種情況對方就受不了了。

兩個人都想著自己也不是什麼好室友就決定一起租下現在的房子,沒多久就在意外中合作破了個案,黃少天的特長就是腦袋特別犀利,很容易察覺不對勁的地方,這一點對喻文州的工作來說非常受用,再加上黃少天本人也很有興趣,兩人就開始了搭檔的生活。

「還有人問你Q市的錢包奇案怎麼回事,Q市的錢包怎麼了啊文州?報紙上應該有寫吧?是在說Q市不是應該直接委託張新傑他們嗎怎麼會跑來問我們啊?」

喻文州沒有直接回答,把手上的報紙攤開放在兩人中間的桌面上,指了指其中一篇報導,上面寫著Q市警局一個晚上撿到了將近20個民眾遺失的錢包,至今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

「怎麼回事啊Q市地上長錢包嗎還是大家都錢太多不知道怎麼花索性就丟了啊?」

「是韓隊吧。」喻文州把報紙重新拿起繼續看,一邊回答黃少天。「Q市夜間在加強巡邏,昨天應該是他。」

「欸你怎麼知道他們在加強巡邏?你跟他們聯絡過了?我怎麼沒看到啊你不是比我晚起來嗎?」

喻文州手上的報紙快看完了,今天也沒有什麼大事。「不然怎麼會有人一晚上都在路上撿東西?大概是他巡邏回程沿路撿的吧,至於為什麼有這麼多錢包……」「我知道我知道原因就是誰讓他長得一臉讓人想丟了錢包就跑呢哈哈哈哈,結果人家丟錢包也是因為他撿到錢包的也是他真是辛苦他們了哈哈!」

把看完的報紙放下,喻文州拿起剩下的信件一封一封查看,黃少天見自己的工作已經被接手也樂得輕鬆,拿起自己的軍刀就開始虐待牆壁。

樓下的房東鄭軒先生壓力山大。

揮沒兩下黃少天也覺得無趣收了刀又回到喻文州對面,趴在桌子口齒不清的叫他。

「文州。」

「嗯?」

「我好無聊,沒有什麼好玩的案子嗎?悶在家裡太無聊了!」

喻文州剛好讀完信,看樣子沒什麼特別的案子。「我知道,不過我想馮憲君探長馬上就要到了。」

「我記得沒他的信啊也沒預約吧?發生什麼事了嗎文州?」

「Q市加強巡邏、今天路上的警察也變多了再加上最近發生的事,是在找人吧……啊,來了。」

房間的門被敲響。

「看幾次我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文州你到底怎麼辦到的?」黃少天一邊對喻文州說話一邊開了門,門後站著的人正是馮憲君。

「幫忙找個人吧。」


→沒有了,到底誰得啊這

评论
热度(7)

© 欲深谿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