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深谿壑。

嘉。
文字堆放處。
ASK:http://ask.fm/angel5433
噗浪:http://www.plurk.com/angel5433

HTTYDparo

→今年的萬聖節也是忙到不行的期中前夕,不過去年還趕得上今年完全不行,我現在還在寫報告呢。想說好久沒更新了來放一下之前剛看完HTTYD的時候寫的趴摟,是無CP的吳羽策+鬼刻,沒頭沒尾也沒有詳細設定(到底有什麼
→……對就是How to train your dragon的那個HTTYD


吳羽策第一次看到鬼刻的時候是在湖邊,那座湖位於他家跟森林之前的必經道路,他經常在湖邊停下來休息,整理一下從森林裡採集回來的東西,但那天他才踏出樹林,就看見一隻背上被劃了一大道傷痕的黑色大龍迅速地回頭過來對他發出警告性質濃厚的低吼。

至今鬼刻身上仍留著那道長長的傷疤,每當吳羽策要安撫她時總會順著傷疤摸她的背,名字也是這麼來的。

不過第一次見面時大概一人一龍都沒想過現在的生活,吳羽策一邊在想著要逃跑,卻絲毫想不起平常天天跑的森林裡的任何一條路線,回過神來那時候還不叫做鬼刻的鬼刻已經逼近眼前,在跟龍對望了三秒以後覺得完了的同時吳羽策突然想起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比如說那道傷痕應該是最近老是在樹林裡吵鬧的獵人的傑作、之前遇上的龍都沒這麼兇之類的事,然後獵人就出現了。

「好像是掉到這來了!」「看清楚是什麼龍了沒有?」「不太確定」吳羽策一聽聲音就知道這是最近跑來附近的獵龍隊,鬼刻已經暫時轉移了目標朝著聲音的方向抬頭低聲嘶吼,吳羽策看著她,作出了這一生最衝動的事。

他伸手摸了眼前的龍。

如今想想或許是初學者的運氣,或是所謂的緣分,他碰到了每隻龍身上都有的那一兩個弱點,黑色的龍像是嚇了一跳地向後退了一步,剛好讓他有足夠的空間走到獵人的來向,心想連眼前有隻龍都沒死了真是再也沒有什麼好怕的,開口就是你們對我的龍做什麼的一頓罵,反正他對這群人的意見也挺多,還真的讓他唬了過去,回頭一看剛剛的龍似乎判定他沒有威脅性的已經又回到湖邊喝水。

吳羽策收好躲龍的時候掉下的東西,一邊盤算著今天夠瘋狂了晚上要好好吃一頓,結果抬頭龍又在他面前了。

在他還不知道該做什麼的時候,龍已經低下頭像貓一樣頂了他一下,但看起來受背上的傷影響縮了一下,突然理解發生了什麼事的吳羽策嘆口氣,覺得自己真的太衝動了。

评论
热度(1)

© 欲深谿壑。 | Powered by LOFTER